当前位置:主页 > 赏析叫做 >张毅拍狗狗伤心誌反省当代 星国华语电影节精选 >

张毅拍狗狗伤心誌反省当代 星国华语电影节精选

张毅拍狗狗伤心誌反省当代 星国华语电影节精选

第 7 届「新加坡华语电影节」今晚开幕,将放映台湾导演张毅执导的多部经典电影,他最新作品「狗狗伤心誌」备受关注。张毅受访时说,想透过这部动画凸显对这个世代的反省。

「新加坡华语电影节」由新跃社科大学(Singapore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)新跃中华学术中心与新加坡电影协会共同举办,今晚开幕后将进行到 28 日,电影节共精选 60 部电影,其中包括多部台湾电影。

「张毅精选展」是其中一系列,将放映「狗狗伤心誌」、「我的爱」、「我这样过了一生」,以及被选为闭幕片的「光阴的故事」。

张毅是台湾新浪潮电影时期的代表人物之一,他在睽违影坛多年后, 2017 年推出耗费 15 年完成的首部动画电影「狗狗伤心誌」,这部动画由 4 段人狗际遇的故事组成,参加过世界多项影展,并入围 2018 年金马奖最佳动画片。

张毅将于 20 日到访新加坡参与华语电影节。他今天接受中央社记者电话专访表示,「狗狗伤心誌」希望凸显对于这个世代的反省,它的深沉性、实验性,也许是台湾电影史上最奇特的例子。

张毅指出,中断电影工作 30 多年之后,竟费尽千辛万苦,又完成一部动画电影,也许一时之间任谁也说不清楚,但「曾经做过电影的人,一生一世,魂牵梦萦,仍是电影」。

他认为,虽不知道别人的想法是什幺,但从自己的角度出发,如果对电影有最起码的诚意,相信电影里必然有对于这个人间的亏欠和愧疚,如果不把自己的想法拍成电影,相信「可能会窒息而死」。

张毅以昔日执导的「玉卿嫂」、「我这样过了一生」、「我的爱」等电影为例,说明自己都是抱持着这样的理念,「狗狗伤心誌」更是如此,不过,那份愧疚更深沉,更难以救赎。

张毅指出,「狗狗伤心誌」是一部动画电影,或许引发影迷们的好奇,为什幺中断电影工作 33 年后的电影是一部动画电影、为什幺以狗狗为题材,又为什幺一句对白都没有。

他认为,这部动画电影虽耗时如此之久,耗资如此之大,却是一部最纯粹、最独立的电影。

对于电影有如一种信仰,张毅表示,自己 6 岁时听到晚上要看电影,就兴奋吃不下饭,当 19 岁进入电影学校,电影就变成一门圣学,排山倒海的电影人,展示了无数的典範,每一个典範都有信仰者,而他的骨子里也随着岁月,一步一步选择了自己的电影信仰。

张毅当年因与女星杨惠姗传出感情而退出影坛,两人在 1987 年与艺术家王侠军创办琉璃工房。张毅从拍摄了 100 多部电影、屡获金马奖与亚太影展等电影最高奖项的肯定中,转进陌生的玻璃艺术世界,直到今日。

今年电影节共有「华夏风情画」、「纪录片视角」、「华流短片展」、「张毅精选展」、「华人非华语」等 5 大系列。今年开幕片是「沦落人」。

「纪录片视角」、「华流短片展」系列也分别与高雄电影节、国家电影中心、金马电影学院合作,将放映多部台湾影片。

  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