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改变杂志 >生命中的GPS,带一个台湾女生去守护GPS也不容易找到的世界 >

生命中的GPS,带一个台湾女生去守护GPS也不容易找到的世界

照片提供/晨光影像发展协会

一个人的一生,能有多少个23年?而这23年,你又会为谁保留、为谁付出呢?

她是黄和美,来自台东的一个娇小女子。20岁那年,她好不容易考上药剂师,却决定回到台东服务偏乡;34岁时,她离开台东基督教医院药剂师主任的职位,踏入按着GPS也难以找到的泰北山区,一待就是23年。

很难想像,她曾经是一个烂漫天真的小女生,生长于教师世家,却不爱读书,对未来也没有想法,深信自己会就此度过平淡的一生——究竟,是什幺事情,改变了这个无忧无虑的小女生?

目睹生死,从漫无目标到立志学医

出生于小康家庭,又有7个哥哥姐姐,黄和美从小就在山明水秀、备受疼爱的环境中长大,日子无风无浪,让她一直认为单纯美好的生活会这样持续下去。直到高三那年,她的世界突然有了不一样的面貌。

「我们兄弟姊妹感情一直很好,高三注册那天,刚好碰上大姐生产,家人说:『有我们在,你先去学校吧!』」黄和美回忆着:「我去学校注册完后,一个同学突然骑脚踏车过来说:『黄和美!我刚刚经过医院,你们一家人都在哭耶!』

我还不知道发生什幺事,慌乱地马上奔去医院,结果看到姐姐的小孩平安出生,姐姐却已经失去气息了。我从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,在这幺大的冲击之下,毫无心理準备,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接触大体冷冰冰的手,也是第一次经历如此痛苦的感受⋯⋯」

只是离开一下,怎幺从此就见不到姐姐了?与家人生离死别,让黄和美彷彿从一场安逸美满的梦中惊醒,原本漫无目标的她,因此立志学医救人,之后也顺利考上台北医学院药学系。

生命中的GPS,带一个台湾女生去守护GPS也不容易找到的世界

放弃梦想,遇见一群来自异乡的「疯狂医生」

毕业后,黄和美接着考上药剂师,此时,就像一般怀抱梦想的年轻人,黄和美也热衷于就业与出国留学的计画,但无意间,她得知了台东医疗资源不足、每一万人只有0.14个药剂师的消息,顿时,她想起姐姐过世的那一幕,决定回到台东开药局,服务自己最熟悉的土地。

就这样,24岁的黄和美以最精华的年岁和专业,在台东默默付出多年,30岁时,转到台东基督教医院担任药剂师主任——原本以为只是工作的转换,没想到,这个决定从此成了她人生重要的转捩点。

「我在此度过了很幸福的4年,因为在这里遇到的每个人,都让我印象深刻。」在这里,黄和美看见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医生,用无法想像的态度为台东病人付出:「当时的院长谭维义,虽然来自美国,却说得一口流利的国语、台语与阿美族语,他不但兼负工友杂务,还会送病人回家;而小儿科的龙乐德医师,看见患者肝脓毒被脓卡住,机器又无法发动,竟然直接趴下身,用嘴巴把脓吸出来,还因此感染肝炎⋯⋯」

这些行为令人感到不可思议,但更让黄和美惊讶的是,在这间小医院,大家都认为一切是「理所当然」的,这样的影响,也让黄和美开始思考自己到海外奉献生命的可能。

有天,她读到《圣经》中,提到世上许多人因苦难流离失所,不禁默默祷告:「如果祢要用我,我在这里,请差遣我。」于是,在医院的第4年,当她听闻泰国北部需要援助的消息,立即明白这是回应人生呼唤的时刻。当时的黄和美,连一句泰文都不会,却毅然辞去工作,到曼谷苦读泰文两年,在1986年底,踏进了泰北偏远山区的苗族村落「MaeSaMai」。

生命中的GPS,带一个台湾女生去守护GPS也不容易找到的世界

脱下主任袍,踏入按着GPS都找不到的深山村落

MaeSaMai的隐僻超乎想像,连按着GPS都难以找到正确位置,然而,正是因为如此,让原本计画待在金三角交通枢纽清迈的黄和美,决定改至这个「更需要的地方」。

「一开始我们很难过,心想是不是我们不够爱她,她才『离家出走』?」看到从小备受呵护的黄和美,只身飞去异乡村落,家人都十分不捨:「在没水没电的MaeSaMai打地铺、接水管⋯⋯很多男生都做不来的工作,她在家里从没做过,怎幺能应付?」

然而,黄和美早已不是当年需要保护、满足于安全世界的小女生了。她一个人揹着沈重的物资和睡袋,进入山区,挨家挨户的探访问候,提供村民简单的居家药品及维他命,从此在MaeSaMai住了下来,并深深爱上这里简朴、单纯的一切。渐渐地,具有医疗专业的她,也注意到村落除了医疗的各种需求——教育,就是最迫切需要帮助的一环。

生命中的GPS,带一个台湾女生去守护GPS也不容易找到的世界

帮助MaeSaMai的关键:解决教育问题

黄和美发现,由于经济与交通因素,MaeSaMai村民大多只能接受基本的小学教育,「如果我们的孩子要升学,一定得到外地租屋,因此大多数孩子都会放弃就学;而可以下山读书的孩子,却又容易受到欺负,还会遇到毒品与色情的问题。」

她说:「曾有一个刚考上高中的孩子,下山借住同学家,因房东遭窃而受到怀疑,她回家后一直郁郁寡欢,最后竟选择自杀。我希望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。」黄和美左思右想,终于决定在清迈成立学生中心,免费供应食宿,让在城市读书的孩子能接受妥善的照顾,提高教育程度,进而改善MaeSaMai的贫穷问题。

A,就是住在学生中心的其中一位女学生,「住在这里,就不必再向亲戚朋友借钱了。」自从A的家庭出问题,她就和妹妹一起搬来这里,「爸妈开始吸毒后,每个人都离弃我们,后来爸妈也被关进监狱,我们家6个兄弟姊妹相依为命,过着没有父母的生活。」

说着说着,A忍不住哽咽:「如果没有这里,我早就想丢下弟妹,直接找个结婚对象依靠了,才不可能是个继续愿意照顾弟妹的姊姊⋯⋯」A一边掉泪,一边坦承自己原本的想法,却令人难以苛责。

从2003年成立至今,学生中心已成为苗村孩子在都市中的避风港,也见证他们生命的成长,无数像A这样的孩子,可以在这里享有安定的求学生活,也提高了MaeSaMai的教育程度,越来越多孩子得以就读大学。

生命中的GPS,带一个台湾女生去守护GPS也不容易找到的世界

生活改善,村民自立形成良性循环

而黄和美在各方面的努力,也渐渐带领村民改善环境,甚至可以回馈村落。

例如,原本种植罂粟花田的农家,在黄和美劝说下改种马铃薯,以前一斤一块的马铃薯,收成时竟神奇地涨到一斤十二块,让村民渐渐不必再靠着毒品链维生。

还有一位村裏的菜农PaZong,每次下山卖蔬菜,都会受到剥削跟欺骗,「我学历不高,父亲早逝,没有人教我怎幺做生意。」PaZong说:「有时候开车送货,陷在森林里,就必须徒步穿越森林,找不到路时,只好睡在森林里。偶尔走着走着,想到自己总是这样独自打拼,没有兄弟姊妹,没有人关心我,就会忍不住哭泣。」

他和妻子的收入仅够一家温饱,生活非常辛苦,后来认识了黄和美,生活渐渐有了不同面貌。「黄老师教导我们为人处事的原则,我也应用在自己的生意上,没想到事业蒸蒸日上,还多了三十几名员工。」

现在PaZong已是泰北重要的批发商,每天批发六千多公斤的蔬菜,但他们几乎将所有收入用来支持学生中心的发展,夫妻两人仍住在蔬菜门市楼上小小的空间,生活非常简朴。

生命中的GPS,带一个台湾女生去守护GPS也不容易找到的世界

癌症末期,将所有工作交给当地居民自主发展

MaeSaMai的工作日渐健全、稳定,黄和美与当地伙伴也愉快地忙碌其中,原以为这样的生活不会再生变数,没想到2006年,黄和美回台健康检查,竟得知自己已患上乳癌末期。

「一听到医师的诊断,我当然很惊讶,但我突然接着想起十年前的一件事。」黄和美说:「当时,我在泰北一个贫民区里帮忙,那里的环境骯髒,到处都是垃圾、污水和吸毒者,很多人患上登革热和疟疾,我也不例外。

染上登革热出血症的我,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想了很多事情,最后忍不住祷告:『上帝啊!我就要这样死在泰国吗?或是我还有另一个十年,能够被祢使用?』后来,我就渐渐康复了。」黄和美笑着:「因此,听到乳癌末期的消息,我心想,算算已经超过十年了呀!或许是时间到了!」

因此,黄和美将23年来建立的所有工作与数间学生中心,全部交给当地居民,不捨地告别这个与她紧紧相连多年的山中村落。回台之后,病情竟没有如预期般每况愈下,相反地,她的肿瘤神奇地缩小,还在手术后迅速好转,在没有任何化疗与放射线治疗的情况下,奇妙痊癒了。

不过,因为MaeSaMai村民已能自主进行这些工作,黄和美决定不再插手当地事务,现在,除了偶尔回泰北探望,她大多时候都在台湾分享、教课,希望更多人知道——当生命中的GPS,带你走到一个循着GPS也找不到位置的世界边缘,却能让更多生命找到方向。这样的选择,不会是枉然的。

对于那些还没被世界重视珍惜的阴暗角落,下一个黄和美在哪里?而你,在这个转瞬即逝、无一可留的世界,若还有尚可把握的大好年岁,又希望留给谁呢?


  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