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改变杂志 >他与他的少女们:《席勒:死神与少女》 >

他与他的少女们:《席勒:死神与少女》

他与他的少女们:《席勒:死神与少女》

  埃贡.席勒是二十世纪初期表现主义的重要画家。除了大量的自画像,其作品还包括许多女性画像,其中最受争议的是为数不少的未成年女孩裸体画;胞妹Gerti亦为其裸画模特儿之一。电影《席勒:死神与少女》并没有对这位奥地利画家的绘画风格、艺术评价以及相关影响作太多的论述,而是透过席勒与几位女性之间的故事,试图更接近与了解其画作源头的灵魂样貌。

  「自由」是埃贡.席勒短暂二十八年生命之中的首要关键词。绘画不仅仅是他内心与外部世界之间的连结,也是他感受自由、实践自由的方式;他的生活与创作因而密不可分。桃花缘极佳的他自己也爱捻花惹草;无论是作为绘画的模特儿或是床上的友伴(这两类对象又大量重叠),席勒向来不缺,也从不对谁特意隐瞒或解释其複杂的女性关係。女性几乎是他除了自己以外、唯一的描绘主题。和不同女性自由发展关係是乐趣,也是席勒探索世间、与世界建立特有连结的一种管道;因此,女性的裸体以及和女性交媾的过程也时常成为他创作的内容。「因为我看透了她们」,席勒曾在女性画作被客户讚扬之后,态度认真地这样表示。这些作品的产出不只是因为他那满溢的艺术才华,还因为他在这世间确确实实的探索与体验。在一些人眼里,埃贡.席勒的裸画作品是色情、是污秽的;他也曾理直气壮的立马回应:「不!那是艺术!」电影在这部分就此打住,不是因为编导认为这是见仁见智的问题,而是在埃贡.席勒心中,这是一个没什幺好辩驳的「事实」;另一方面,他其实也不是很在意他人的这种道德评价。

  每当灵感来袭,埃贡.席勒会停下当时正在进行的一切活动,直接进入创作状态;即使正性交到一半也是如此。对女伴丢下一句:「不要动,就维持这个姿势。」然后看着镜中的双人身影开始作画,间或微调角度与位置,在席勒来说都是理所当然。而且,这种以创作为生活第一顺位的艺术家日常,也不乏女性愿意配合,譬如说乡村女孩Wally。经由知名画家克林姆引介给埃贡.席勒做模特儿时的她才十七岁,也是《席勒:死神与少女》一片中所佔篇幅最多、形象最立体的女性角色。两人同居期间,Wally不但揽下生活中一切非关艺术的「俗务」,还包容席勒对其他女孩的招惹(有时还会从旁「协助」);同时,她也是一路陪伴席勒度过官司风波的忠实伴侣。对席勒身心奉献极深的她,仍保有一块「没有席勒」的私域,譬如说每週独自去参加民间合唱团的练习。Wally懂自由、也要自由,即便认识初始便知道彼此的阶级与身份并不对等,心仪席勒的她还是开口对席勒说:「如果可以,我宁愿我的童贞是失去给你。」这句话散发出一种身不由己的无奈,因为Wally对于初夜的对象并非完全心甘情愿,另一方面却也展现了她对自由选择的渴望。

他与他的少女们:《席勒:死神与少女》

  生命中来来去去的女人很多,我认为埃贡.席勒爱的最真诚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他的妹妹Gerti。其一,Gerti曾因不满埃贡和作画的模特儿Mao在她面前亲热,而接受埃贡的画家友人的求欢。埃贡在得知之后,气愤地当场解散以其为首、为表现对学院的反动而成立的新艺术组织,因为那名友人也是组织的一员,和Gerti是在组织的艺术创作活动上搭上的;Gerti在其心中的地位不言可喻。再者,当母亲要求埃贡在Gerti的婚礼上和Gerti共舞,因为「这是传统」时,在婚宴上一直摆臭脸的埃贡想当然尔地以「我不在乎传统」拒绝了;稍后,却还是起身拉着Gerti的手起舞,我认为这是片中埃贡.席勒唯一愿意为了一个女人「捨弃自由」的时刻;也证明了Gerti对埃贡的重要性。

  席勒兄妹之间是否曾发生过性关係,本片并没有拍出来,也没有深究下去;然而Gerti对于在埃贡面前宽衣做模特儿显得十分自在。在两人肢体互动最为亲密的一场戏当中,埃贡和裸着身子十六岁的Gerti打闹,最后还坐在Gerti身上要求和好……这当然可以解读为至少其中一方起了慾望,然而终究没有踰矩;但若看成只是两人在玩耍,差别仅在于Gerti没有着衣,似乎也说得通。毕竟,埃贡.席勒的思想脉络和一般人差异极大,而且向来不在乎那一层布料的「社会意义」。我认为本片将这部分拿捏的很小心,让观众自行解读的用心很明显;而不是给予一个暗示、只是不说破。

  在二十五岁那年,埃贡.席勒结婚了;新娘是住在席勒与Wally同居处对街的Edith。深爱席勒的Wally无疑有一部分自我随着这场婚礼消失了。我认为,最令她失望与心碎的,是席勒向Wally承认之所以选择与Edith步入婚姻,是因为Edith娘家的经济状况才足以支持席勒在战时继续他的艺术创作;「画笔和纸张都要用钱买。」埃贡.席勒如是说。这很可能是他对「俗世」最大的一次妥协,即便Edith也是他留给后世许多作品的缪思,然而对Wally来说,一部分的埃贡.席勒还是因此消逝了。

他与他的少女们:《席勒:死神与少女》

  与片名同名的画作《死神与少女》中的「少女」画的正是Wally。离开席勒后,她投身作军队的护理人员,至死都想着席勒。因病过世的她虽然比席勒还要年轻,却还是较席勒更为早逝。

  埃贡.席勒向来锺情于少女,许多少女成就他的艺术、成全他的自由,而后才体认到对方的自私与残酷,他是带走她们纯真灵魂的死神;然而Wally被带走的又何只是纯真?

电影资讯

《席勒:死神与少女》(Egon Schiele: Tod und Mädchen)-Dieter Berner,2017 [台湾]

  
上一篇: 下一篇: